来稿吧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柏子的幸福快乐

2016-4-26 21: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1| 评论: 0|原作者: 杨惠

摘要: 突然想起柏子来,想起在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课堂上,老师讲到沈从文,讲到他的水手,讲到水手里的柏子。当时老师是问我们柏子幸不幸福来着? 有人觉得柏子辛辛苦苦出船攒的钱,一夜就花在找女人身上了,更要紧的是 ...

突然想起柏子来,想起在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课堂上,老师讲到沈从文,讲到他的水手,讲到水手里的柏子。当时老师是问我们柏子幸不幸福来着?

有人觉得柏子辛辛苦苦出船攒的钱,一夜就花在找女人身上了,更要紧的是他不觉其生活的庸俗,多么悲哀!也有人觉得柏子过得挺好的呀,你看《柏子》里不是写了嘛,“他想起眼前的事心是热的,想起眼前的一切,则头上的雨与脚下的泥,全成了无须置意的事了。”“以后也将高高兴兴的作工,高高兴兴的吃饭睡觉,因为今夜已得了前前后后的希望,今天所“吃”的足够两个月咀嚼,不到两月他可又回来了。”你说,不是打心眼里幸福,柏子能这么坦然舒服高兴嘛?

当时,我也觉得柏子是快乐的,那是不是幸福呢?没什么大问题吧。我想,那也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就跟你选择在图书馆看黑格尔看康德觉着挺开心的,你的舍友在宿舍追着《继承者》笑得比你更开心一样,都享受着各自的快乐,都各自在生活着。只不过你们的生活方式不一样罢了。

可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莎士比亚的浪漫喜剧《第十二夜》能让人忍俊不禁,网络上找一个黄段子也能让人捧腹大笑,这二者给人带来的欢乐有高雅和低俗的区别么?如果你接下来的一生只能够读莎士比亚或者是黄段子,你会怎么选择呢?所以不得不问,快乐还有不同种类还分低级和高级么?

伊壁鸠鲁认为,人生的目的就是追求快乐,快乐就是人生最高的善。在班沁的功利主义里,快乐有量的差别。而穆勒则作出了修正,快乐不仅有量上的区别,也有质上的区别。所谓快乐的品质上的差别,是指人不仅有着肉体感官上的快乐,而且还有精神上的追求。较高等的快乐主要是理智的、情感的和想象的快乐以及道德情操的快乐。而且穆勒强调了高级的快乐对于任何一个受过教育、有教养的人的重要性。穆勒指出,“做一个不满足的人比做一个满足的猪好,做一个不满足的苏格拉底比做一个傻子好”。

我想穆勒在这里没有歧视低级快乐的意思,但也很显然,他给予了高级快乐更大的赞誉。同样地,接受了一定科学教育的我们,比柏子拥有更多知识,比柏子拥有更崇高的理想的我们,更多地是认为柏子的生活是悲哀的。

你想啊,辛辛苦苦赚来地钱,就为了和一个妓女好一晚获得暂时的肉体上的快乐,就都花完啦,这样的快乐也是低俗的,因为他只与性欲相关。而要命的是他们还居然觉得一切都很美好,“他们却从不曾预备要人怜悯,也不知道可怜自己。”就是因为这样的无知无觉,更让我们觉得水手命运是多么悲哀。注意到,我们站在什么角度来评价柏子类水手的生活方式?知识者,受过教育有教养的人!

由此,我又不由得要为柏子说话了。穆勒用以评判质的快乐的价值的标准,不是通过一个既定的准则,而是依赖于这样一个“有资格”的权威人物——他富有阅历、对较高等和较低等的两方面的快乐或痛苦都有体验,并且秉有自觉和自行的习惯。我们要知道,穆勒所诉诸的这样一个评判者,并不是一般人生来就能够胜任的,对阅历和主体体验的要求使得他必定首先是一个经历了个人的自我培养和教育过程。但是我们的柏子呢?

你可以选择去图书馆看书,也可以选择在宿舍看电视剧,这是你的选择,但柏子有没有选择呢?如果柏子是把赚来的钱拿去买书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提升自己的素养,会让我们非常高兴,觉着这才是一个有出息有前途的人。但,柏子有得这样选择吗?

《柏子》里并没有对柏子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作介绍,但我们通过作者的生平和《柏子》产生的时代,可想而知他的生活就是限制在社会最底层的水手圈里,他不会懂得如何欣赏莎士比亚,因为他的世界没有通向莎士比亚的窗口。所以,他只能过水手的生活,追求水手的“幸福”。这,我们无法仅是把责任推到柏子身上。因为不是柏子选择成为水手,而是社会只给了柏子水手这条路走。柏子这一类水手的典型,有它背后的社会根源。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国内政治形势动荡不安,外国侵略势力虎视眈眈,上层社会的人物都不一定能享有安稳的生活,更何况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这里面恐怕还牵涉到一直以来底层人民的社会地位问题。这样的他们有多大的能力去抵挡各种磨难、有多大的机会去接受民主科学的洗礼呢,这时活着恐怕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吧。那么,柏子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便情有可原,无可厚非?那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呢?

一方面,你可能拿不准你的快乐是不是比柏子的快乐更值得拥有,所以你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站在“启蒙者”的高度对柏子指手画脚;另一方面你可能认为你没有办法去解决柏子的问题,当他不觉得自己的不幸时他感觉自己是顶幸福的,而一旦你告诉他他应该去追求更高的人生价值但你又无力帮助他做到时,你担心这之后会增强柏子的悲剧色彩。那我们就应该放任柏子这一类的水手继续存在吗?

按康德的思维方式,一个行为正当与否,要看它能不能推广成为普遍的法则,即每个人都能那么做。我们也可以设想一下,如若每个人都像柏子那样,被迫选择或主动选择低级的快乐,一种无知无觉的生活方式,这个世界会怎么样呢?不再有进步!这样下去,人类迟早会陷入欲望的泥潭,生活的状态就像梦游一样,,最终走向灭亡。这是多么可怕而应当避免的状态,因而,我们不能放任柏子这一类人一直这样生存下去。但我们要做的,不是去苛责柏子,而是应该去探究是什么造就了柏子这样的典型,去探究我们能从何入手解决其背后的社会问题。

此时,这已不是一个人该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追求怎样的快乐问题,而是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发展该何去何从,这个社会的发展该何去何从。或许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条件成熟,我们就可以不再有柏子,一切便似水到渠成,春来草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来稿吧 ( 粤ICP备16014965号

GMT+8, 2019-8-21 08:35 , Processed in 0.04334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